第二百五十二章:虫球


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39小说网 www.39txt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水魄展开翅膀,很快飞到了虫球的上方,相距还有两三尺的距离。它收起利爪,双眼虎视眈眈,看着眼前大好的食物。

被水魄紧盯不放的虫球好像产生了感应,停止了向前的运作,在不远处的夕霜看来,虫球缓缓流动,化成液体一般,正在变换着形状。它从一个球体,想要变成什么样子呢?

夕霜一看虫球变换形态,立刻确定,这绝对不是普通的虫类。这是另外一种灵物,只是体积较小,数量巨大。在她初见嵌观丸的时候,绝对没想到灵物有成百上千饲养的,已经很是难得。既然有成百上千,那么上万的同类型灵物,也没有什么不可能。无凝烟的结界中,非但是养着影兽,这样的巨型杀手,也孵化着赤焦色的虫群。说起来虫群能够控制影兽的举动,岂非更加厉害。水魄始终停留在半空,没有攻击,没有撤离,虫群在它的面前变成了弓箭的样子。水魄不动,夕霜有些发慌,急声喊道:“水魄快闪开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水魄偏头收拢翅膀,侧身避让的同时,虫类化成的利箭,飞驰射向它刚才停留的位置,整支箭速度之快根本不像是由小虫凝聚而成,就像一支锋芒毕露的箭羽,所到之处,百步穿杨。

水魄避开了攻击,俯身冲了下去。就在夕霜想要过去帮忙的时候,发现不知何时水魄所有的羽翎化成铜墙铁壁一般,那些虫子碰到它分毫,立刻被大团大团地弹飞出去,随即化成地上红泥一摊,应该是死绝了。

水魄的翅膀,利爪,尖嘴,在整个虫球中跌打滚爬,神勇异常。克星就是克星,眼见着那些虫子想要奋力反抗,又哪里是水魄的对手。地上的红泥越堆越高,白衡齐始终没有出声,到了这个时候才蹭到夕霜身边,偷偷说了一句:“你养的这只灵物,它是境界了多少次,厉害成这样!”

夕霜只知道水魄曾经隐匿在她体内不现身,也曾经形态上有变大变小,至于哪几次是进阶,她还真分辨不清。反正自己的灵物越厉害,对自己越有利,她没有必要咄咄逼问,这个时候水魄施展开全力,反而让她有种意外的惊喜。

“谢怀宇一定不知道,你养的这只灵物,是这些虫子的克星终结。”白衡齐对谢怀宇恨之入骨,对他来说甘家的一草一木都是宝贝,同门更是惺惺相惜。谢怀宇那一仗之中,杀死了多少甘家弟子,白衡齐无法估量。他只知道,一战过后,谢家残垣断瓦,修复起来相当困难。当年谢家和甘家交好,秦云行在世的时候,甘家没有少给谢家出钱出力,相辅相佐,换来的是这样的结局。哪怕家主嘴上不明说,甘家弟子个个心知肚明,这个谢怀宇太对不起甘家了!

眼见着水魄消灭了大半的虫群,夕霜恨不得双眼放光,要替它鼓掌叫好。突然极远处,她听到了一声嘶吼,仔细辨认了一下,确定是影兽的吼声。

除了被谢怀宇放出去的那只影兽,这个结界中还有其他的影兽,金瑶可能也在那里。她指着白衡齐喊道:“你别光看着不动,趁水魄消灭地差不多,你倒是来个斩尽杀绝!”

白衡齐一听这话,哭笑不得道:“你的灵物在和虫群打得难解难分,你让我斩尽杀绝,岂非连它也一起算进去了。”

“我把它召回,剩下的就看你的。时间紧张,我们马上要离开。”夕霜没有给白衡齐留任何的余地,直接把水魄召唤回来。水魄还存有一丝犹疑,但是饲主召唤,灵物必须听从,它抖了抖翅膀,让羽翎中附着着的虫子尸体尽数纷纷下落。随后睥睨四方,简直神气活现地回到了夕霜的肩膀上。

夕霜一想到它刚才和虫子搏斗,这会儿又沾染到自己的衣服,后背发凉。她侧目偷偷看了一眼,发现水魄的利爪上,干净如初,一只虫子也没有沾染,这才暗暗放了心。

白衡齐二话不说,上前镜势放出,点哪里烧着哪里,很快把地上的虫子围在一个火圈中,镜势照着火圈不让任何一只虫子可以有机可逃。这一场火烧了足足有一炷香的功夫,空气里弥漫着焦臭的气味,水魄用翅膀替夕霜扇了两下。夕霜反而不以为然,能够把隐患消灭,这些味道又算得了什么。

“全部烧干净了,我们可以走了。”白衡齐已经恢复了常态,不再是重逢夕霜后那种无法宣泄感情的尴尬样子,“可能会有几只遗漏,但这种虫体需要数量堆积,数量稀少的话根本没有战斗力,不用再清扫了。”

两人径直往前走,走出了刚才日月花枝镜所照的位置,土壤上依然是一层赤焦的颜色。夕霜挣扎了一下才问道:“要把这里所有的虫体全部消灭,需要更多的时间,你说我们有没有这些时间?”

“找到影兽,找到你的灵物,随后我们想办法出去。在离开的瞬间,我会让镜势放出火焰,在这里尽数烧一遍。管它多大的地,管它有多少虫子,说不放出去一只就不放出去一只,让谢怀宇那老匹夫尝尝全军覆没的滋味。”白衡齐说得果断利落,“你放心,每个人的长处不同,烧这些虫,我比你内行。”

夕霜点点头,循着方才的嘶吼声寻找。水魄和虫群大战过后,分明是疲累了,恹恹地停在她的肩膀上,脑袋一晃一晃不住搭过来,夕霜数次扶住它,不让它从肩膀上摔下来,想了想,索性把水魄抱在怀里,温柔地拍了两下道:“你好好休息一会儿,这恶仗一场接着一场,不能把自己先消耗干净,需要你的时候再喊你就是。”

水魄抬眼看着它,如果一只鸟会露出笑的神情,那么水魄应该是笑:“饲主放心,感觉到危险我自会现身。”说完这一句,它隐入夕霜的体内,失去了踪影。

“所以说你的灵物比旁人养得好,旁人的哪能养在自己身体里、你看看这些虫,要是谢怀宇养着,多少肉也不够它们吃。所以它们都是凭借数量取胜的低等灵物,我只希望找到影兽的时候,影兽没有被它们侵蚀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白衡齐在甘家的时候见过影兽,虽然残害过修灵者的性命,但灵物毕竟是灵物。他甚至觉得等到大事完毕后,虽然对影兽要做出相关的惩罚,但罪不至死,坏是坏在谢怀宇的计划上,灵物不过是他手中的工具。

夕霜曲起双指在自己的眼帘上敲了几下,再睁开时学着水魄的样子向着四下不断地探查,声音的方向很明确。她知道那不是金瑶,只是秉着一丝希望,希望在找到其他影兽的时候,发现金瑶同在。金瑶那时候,是为了护着她逃生,才被困在了无凝烟之中,只要有一丝的可能,她也绝对不会放弃,要救出金瑶。

这段路并没有走太久,夕霜也没有走错路。白衡齐谦看到了不远处的影兽,看体型大小,应该不是金瑶,他拦住夕霜,不让她涉险。夕霜在旁边提醒他道:“看它的眼睛,看它的眼睛有没有其他的变化!”

白衡齐直接掠身上前与那只影兽,面对面碰了个正着,发现那只影兽非但没有攻击他,而且一双眼是琥珀的颜色,正呆呼呼地看着他,似乎是见过这个人,可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的模样。白衡齐转头冲着夕霜喊道:“它的眼睛没有变化,我见过它,它是那只小一点儿的,也就是你灵物的兄长。”

夕霜多少有些失望,可她知道金瑶和兄长的感情不错,既然发现了一只,那么就有可能发现另一只。至少,水魄先前提出的那个假设是不存在的,发狂的影兽,没有吞食同类,眼前活着的这只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白衡齐伸出手来,在影兽的面前缓缓晃动,夕霜的一双眼随着他的动作向左向右,向左向右。白衡齐引导着它,站起身来向前走,影兽一旦站起身来,地上露出一个浅浅的土坑。夕霜尖叫道:“金瑶!”

金瑶侧躺在土坑中,比起形态巨大的成年影兽,它依然是幼兽的模样。夕霜吃不准,那只影兽是保护,还是囚禁了金瑶。在她一声叫喊之后,没有其他的反应。正如她见到的白衡齐时怎么也喊不醒,他们似乎被什么给困住了。于是她如法炮制,用日月花枝镜的镜光从金瑶头顶,轻轻扫下。镜光所到之处,原本已经枯萎的毛发重新发出了光泽而丰润的形态,夕霜极有耐心,一声接着一声轻唤道:“金瑶听到没有?我来接你了,接你出去,我答应过你的,你醒过来吧。”

镜光最后停留在了金瑶的脑门位置,在它的双眼之间被镜光照出一只独特的印记,是以前夕霜从来没有见过的。她忍不住俯身上前,将掌心按在了那个印记之上,金瑶缓缓地睁开了双眼。

和先前夕霜担心的不同,金瑶的眼底没有一丝血色还是最为纯净的琥珀颜色,倒映着夕霜和她的日月花枝镜。镜光与眸光柔和地纠缠在了一起,金瑶开口,声音虚弱又充满了惊喜:“饲主,饲主是你来接我回去了吗?”

夕霜的手没有抽离开,她想把自己的体温分给金瑶一些,让塔知道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境。无凝烟是幻境,她和金瑶都是真实的:“对,我来找你,找到你就带你出去。”

金瑶翻了个身,想从浅坑中站起来,可它挣扎了两次都没有成功。夕霜一下子发现问题出现在哪里,金瑶的腿似乎受了伤,而且伤势很重。她将双手按在了金瑶的后腿上,发现两条后腿软绵绵的,毫无着力点。

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